邹城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六百一十一章 强杀!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58:33 编辑:笔名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六百一十一章 强杀!

太叔直嗤之以鼻道:“打下中域的地盘就牛气哄哄成这副样子啦,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,我太叔家也就是遵守天盟的规矩,守着北域的一片地盘,要是真的可以继续扩张,十日之内就能横扫你名下的所有城池,对了,包括那个胆小的黑龙王。”

“你有一个强大的家族不佳,可惜的是,你太脆弱,如果你的临终遗憾只是想嘲弄我两句,我不会生气,因为我不会跟一个死人计较!”秦冲知道时间紧迫,可没时间互相嘲讽,必须速战速决。

他朝前急冲,血修罗开启,仪仗大衍天机攻锤炼出的强横体魄,空门全露

,直接是同归于尽的方式和对方搏命。

太叔直被这种不要命的路数打乱了阵脚,他试着对着破绽下手,但往往得手之后,秦冲也会砍自己一剑。

很多武技在这种流氓式的打法下都没用了,简单粗暴直接,秦冲就是要把剑劈到对方身上,两人越打越快,身上的伤也在不断地增加着,从情况上看,秦冲遭受的攻击要远远比对方要多。

那些伤员被狮王等人快速地斩杀,基本上没组织起太像样的反击,死的十分憋屈,连同着几位医疗人员也全都横尸当场。

蓬轩看到太叔直遇袭,大惊失色,直接提刀冲去,一道雷光轰过来,他一闪身避开,但前面又飞来数道攻击,被迫只能停下来。

若不是刚才和魔兽硬拼,消耗巨大,他直接吃下那些攻击都不会有什么事儿,几秒钟就能冲到太叔直面前。

但现在不行了,狮王的攻击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。高加索、叶寻、阿龙直接攻向了其他增援的人,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和喊杀声。

又是一技对拼,秦冲朝后退了两步,噗地吐了口血,而太叔直噔噔噔被撞得差点摔倒,气血不稳。

秦冲受伤的部位冒着白气,伤势正在快速地修复,而太叔直就没这么好命了,伤口朝外冒血,他挨了一下能打对方三下,可也邪门了,秦冲的伤势似乎没有预想中那么严重,简直跟一头血牛一样,血流的快止的也快。

刑豪被就近增援的人给缠住,这一刻也终于得到了解放,周围躺着一圈的尸体,他看准机会被背后袭上,一拳轰向太叔直的脑袋。

背后忽然冒出一个人来,太叔直寒毛都炸起来了,他的求生本能极强,关键时刻扭转身体,全力刺出一刀。

咔擦!太叔直一条手臂直接断了,狂吐两口鲜血,抛飞出去,他在半空中身子一拧单膝跪地,贴在地面滑行了数米总算稳住了身形。

刑豪被刺了一刀,好在没有扎在心脏上,太叔直确实不是绣花枕头,被偷袭断了一臂,但也做出了反击,让刑豪也受了伤。

刑豪闷哼了声,脑门布满了汗珠,他朝着太叔直冲过去,一道人影冲天而降直接挡住了去路。

圣域武宗总算是赶到了,他的情况也不是太好,挡下魔兽放出的大范围针刺,也把自己给伤到了。

“死!”刑豪二话不说,立刻发动攻击。可惜他手上没有武器,属性天赋发挥不太出来,战斗力大打折扣,而对方有伤在身也是半桶水晃悠,两人战在一起,难分胜负。

秦冲这种不要命的打法,即便修炼的是强大的功法也有些吃不消,刑豪被挡下了,其他的同伴正在阻挡其他人增援过来,要杀太叔直这时候必须得靠自己。

他若是失手,那就意味着满盘皆输,秦冲一想到兄弟们正用自己的命,给自己创造这样的机会,狂吼一声眼睛血红,朝着太叔直的位置狂奔。

太叔直已经无法再战了,若不是意志坚定他已经痛的晕死过去,死亡笼罩在头顶上,他害怕的只想逃,逃得越远越好。

太叔直面对着秦冲,吓得浑身发抖,噔噔噔地朝后跑,脚下一滑直接栽了一个跟头。

“去死!”秦冲把剑直接投射了出去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投射出去之后,他直接跪在地上,大口地吐血,功法已经运作到了极限,全身冒起的白烟太多,每冒起一团白烟他的力量就会不受控制地被抽走一部分用作治疗。

所以他剩下的力量被抽取的所剩无几,全力投出去的一剑也是最后的手段了,能不能攻击就要看这一下子。

狮王横飞出去,满身伤痕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再也爬不起来,蓬轩被死死地缠住,不厌其烦,终于是把她摆脱掉了。

蓬轩已经顾不上一击杀死他,急忙过去救援。铁男呸地一口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,站起来把狮王给扶起来,他们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了,这时候不管那边得没得手,已经到了撤退的时候。

“我不想死!快来……救我!”太叔直哭号道,早已没有了一副贵公子的模样,十足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少年。

“休想得逞!”圣域武宗再次释放绝招,四象剑直接被牵引了过来,连通着周围七米内所有的兵器,全部被凌空点爆。

这个人为了救主,彻底不管面前的刑豪了,这基本上就等于站在原地不动让对方打,无疑于把自己的命交到对方手上。

刑豪一拳轰爆了他的脑袋。

“完了!”秦冲半跪着,看着剑被牵引走被爆成了碎片,蓬轩从侧面冲过来,已经距离太叔直不到二十米的距离。

短短的二十米,几秒钟就能到达。太叔直几乎快要喜极而泣,他从未感觉到活着原来是这么一件奢侈而美好的事情,什么权势地位、家族背景全他妈是虚的。

噗呲!他的呼吸骤然间停住了,胸口探出一张蠕动的嘴巴,毒牙把积攒的毒素一滴不剩地送入了体内。

夜姬的突然一击,仿佛整个时间都安静了。太叔直倒地,冲过来的蓬轩忽然停住,秦冲狂笑一声,心底里的绝望一扫而空,仿佛濒死的鱼又回到了水中,咬牙直接站了起来,头也不回地狂奔而去。
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治疗费用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好不好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有医保吗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看病好不好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看病贵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