邹城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特权神豪 第5章:魔都小土著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6:40:27 编辑:笔名

特权神豪 第5章:魔都小土著

李豪随手点开微博私信,然后收到周若彤昨晚说的那声,“晚安。”

他给周若彤发了一句,“早上好,起床了没?”然后便扔下,前去浴室洗漱。

洗漱完毕之后,上收到周若彤回来的私信,“嗯,起床了,准备去上课…好困”

李豪看到消息后笑了一下,本想回个“小懒猪”过去,但转念一想,两人昨天才刚刚认识,这么回消息可能还不太好,会显得很奇怪。于是他只好将小懒猪三个字删掉,转而发了一句,“早饭吃了没?”

“嗯,吃了,你呢?”

“我还没有,待会去。”

“哦哦……”

……

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。差不多聊了五分钟左右,李豪穿上外套,拿上房卡,直接去了喜来登酒店的中式餐厅,准备解决早餐问题。虽然高级套房是有免费早餐的,但李豪看了一下菜单,发现今天的早餐不合胃口。

他乘坐电梯,来到酒店二层的中式餐厅。餐厅的装潢十分考究,主要以低调的咖啡色,暗红色为背景颜色,装潢风格偏向古朴。

李豪在女服务员的引领下,入坐桌前,然后随意在菜单上点了几道看着顺眼的菜,“小姐,给我来一份牛奶燕窝粥,一份龙太子蒸饺,一份原汁鲍鱼,一份松子叉烧包,外加一壶特供西湖龙井。”

一壶特供西湖龙井,在餐厅里的售价为2388元,虽然售价偏贵,但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西湖龙井。因为真正的西湖龙井,名为西湖龙井御前八棵,被列为天价茶叶之首,2014年的时候,价格就飙升到了220万元/公斤!一般像这种茶叶,只特供给国家领导人,或者接待外宾时饮用。哪怕就是有再多的钱,也没地方能够买到。

“先生,我再跟您核对一下菜单。请问您要点的是,一份牛奶燕窝粥,一份龙太子蒸饺,一份原汁鲍鱼,一份松子叉烧菠萝包,外加一壶特供西湖龙井对吗?”

“嗯,对。”李豪随口回答说道。他今天吃的这份早餐,消费价格是3188元。

……

吃过早餐后,他从新买的钱包里,抽出银行卡刷卡,同时上也收到银行的短信通知,“您账户0702于10月9日8:26,发生支付通/快捷支付,消费人民币3188元。”

“您账户0702于10月9日8:26,入账人民币6376元。您的当前余额为30256.3元。”

李豪看完银行的短信提醒,然后感觉到人生,原来可以这般美妙。他回到套房,整理了一下行李,接着打给酒店前台,让前台小姐帮忙叫车送他去澳門机场。

去往魔都的行程十分顺利,公务舱的位置坐得也十分舒适,并没有经济舱来的那么拥挤。包括周围乘客,也都是有分寸,有眼力的人,哪怕就是想要说话,也说得尽量小声,不会打扰到其他乘客休憩。

飞机快要落地之前,机舱内响起空乘小姐,那甜美柔和的嗓音,“各位乘客请注意,我们的航班马上就要降落在上塰浦东国际机场,请再次确认您的安全带已系好,各种电子设备已关闭,谢谢您对我们的支持!”

李豪通过窗户,看着身下这寸土寸金的城市,然后计划着等飞机落地之后,先去市中心租一套房子。毕竟天天住酒店太不习惯,而且酒店环境比较嘈杂,楼道里的关门声,隔壁男女的欢笑声,总之真不适合一直待着。

大约过了15分钟,飞机平稳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。李豪从口袋里掏出,然后登录微博。要说在魔都租房子的事,那最好还是问一下魔都当地的土著人士,比如小美女周若彤。

他给周若彤发去私信道,“我下飞机了,问一下如果要在魔都市中心租房子的话,选哪里比较好?”

过了3分钟时间,小美女周若彤在私信里回复,“诶?你真的坐飞机来上塰了?我还以为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呢。如果要在市中心租房子的话,那租在思南路附近会比较安静。而且不管是开车还是坐地铁,那边交通都很方便。”

“思南路是吗?好的我知道了,谢谢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李豪该有的礼貌,一点也不会少。他不会因为自己突然得到逆天游戏,而高傲得目中无人,或者自命不凡。

“不客气啦,一点小忙而已,我继续上课啦~”周若彤放下,继续认真听老师讲课。晚上她还要请小雅,以及另外两位室友,去学校附近的西餐厅大吃一顿。原因就是因为李豪昨晚的巨额打赏

特权神豪  第5章:魔都小土著

确定了租房的方位,李豪立马在机场拦下一辆出租,接着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往思南路某房屋中介。虽然说是风驰电掣,但也仅限于浦东地区,到了浦西市中心,那可就只能开一段停一段,不能顺畅无比的驾驶。

“今天这路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五分钟的路,愣是堵了十五分钟!”出租车司机握着方向盘在那抱怨。他不知道道路前方发生车辆刮擦,阻碍了交通。

李豪看了一眼计价器上金额,从浦东国际机场到思南路附近,打的费一共156元。他用手指了指右前方,然后对出租车司机说道,“师傅,前面转弯过去就是房产中介对吧?”

“昂,应该没错,导航上是这样的。”出租车司机是位胖胖的中年大叔,人看起来还算和蔼。也许是经常笑的缘故,这位中年大叔的鱼尾纹很是明显。哪怕就是平时不笑的时候,都能轻易看出。

李豪确认了一下房屋中介的位置,然后从皮夹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,递给大叔,“师傅,这钱是车费,剩下的你也不用找了。”说完话后,他确认了一下后视镜,接着便直接开门走了出去。

司机师傅开车这么多年,老实说的确遇到过一些不用找钱的乘客。不过绝大多数是一些,几块几块的零钱。他迟疑的拿着钞票,一时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。

滁州治疗阴道炎医院
滁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滁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滁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滁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